Fragments Before 25

双Yuri《花言巧语》参本文。

Paro,年龄操作,尤勇尤无差,角色性格偏差,如上,注意避雷。


     他知道我看到了小巷里面的一切,知道我站在那儿,袖手旁观。 ——《追风筝的人》


    “你事情怎么这么多。”

    “很快,很快就好。”

    “那快滚。”

    要不是搭档是个彻彻底底的白痴,他才用不着一个人坐在近乎人人疯...

非常规

Relationship:M/M;慕容=Maru/奏=奏七森(*斜线有意味

Summary:他们靠在一起看黄/片。

Warning:性/爱情节有,粗口有,部分描写与过去有联系,但过去还没写。

Rating:PG-13

推荐BGM:动物世界 - 薛之谦


 @まるまる 傻子,签收。

复!健!失!败!有点像是开车练习。

论给宿敌写东西的时候该吹自己还是对方(当然吹我,老子天下最酷

反正也没人看,自己爽,周末两天肝了中间...现在好像生病了(。)

请大家看一下这条

谢谢了。

檎遥:

附议。


亚历山德拉:



为了吃粮才关注我,然后我摸鱼、整其他的东西就又取关我的各路朋友,请你们就别关注我了。不好意思,我这个人就这样——爱好比较多,产粮靠缘分。虽然知道免不了被某些人当做产粮机器吧,但是我可以选择不接受这种关注。



谢谢对我不离不弃的天使们!爱你们!


-

2017.4.9

    当我在写文的时候,这个垃圾不知道在干什么=)

    还不回我消息,科科。

    哎什么时候才能开始写联文(。

Background:柱间死亡平行世界下二代目斑,泉扉暗部(类似
Warning:基本粮食向,泉奈/扉间相关(斜杠不代表攻受)明早起来作修改,自己爽。
 
    一切都像是从那个夜晚开始改变的,人际关系也好身份也好,总之下了一场雨又熬了漫长的一晚,转天破晓的时候他醒过来,族人在门口候着,他问什么事,另一个嗓音凭空出现在门外,宇智波泉奈近乎不耐烦的语气直直震散了睡意,说你睡傻了吧,扉间才想起来,时间过了好久了啊,今天还有任务,于是就很快忘记梦里出现了一个柱间,出现了一个自己。

    世道不一样了,以前火影室的门...

【百日荆高‖DAY14】Devotion?(中)

>>>到这里为止想写的剧情都写完了所以接下来可能会瞎写没事反正后面好久都不是我。

>>>写的点奇妙的故事...年轻真好(。

>>> @百日荆高栏目组 


    良久,之前都风轻云淡的男子才慢慢开口说话,连手上的动作都停了下来,转而交叉在面前,如同一种不明显的防备姿势,“你知道规矩⋯这东西很危险。”


    “怎么卖。”


    “五百⋯不,五千。”对方报出一个价钱,又改口,而他耸肩...

共勉。

不正教主:

身为写手就要做到像小学生每天按时写作业一样勤奋地更文不是吗

【百日荆高‖DAY7】Devotion?(上)

  @百日荆高栏目组

>>>就想写一个巫师猎人和巫师的故事,按照电影写了一个大纲,然后下笔的时候,大纲是什么我不知道。全程搞笑风胡说八道教你如何追回曾经的恋人虽然为啥分手还没想好。

>>>特别喜欢最后的巫师猎人里那个记忆药水的制作,还有就是梦行者的设定。

>>>现代AU,巫师猎人的设定改成一种代传职业,梦行者还是被认为是黑巫师。

写到哪发到哪里所以咋看咋奇怪


——————————————


>>>


    有一场梦等着他做。


>>...

1 2 3 4 5 6 7